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Rss 网站首页 | 登录 | 注册
重庆首页 >> 名企 >> 正文

工行等代销信托产品无法兑付 长沙支行被投资者封堵

时间:2015/3/18 15:06:16来源:重庆在线 编辑:admin
分享到:

  2015年03月18日 13:03  新华网  我有话说(11人参与) 收藏本文

  理财公司非法“吸金”4亿多元跑路 国有银行代售2亿多元

  ——湖南博沣公司信托产品兑付危机事件调查

  据了解:工商银行(4.73, 0.10, 2.16%)长沙市韶山路支行因牵涉湖南博沣资产管理公司的信托产品无法兑付,再次被投资受损户堵住大门而陷入瘫痪。从2014年底以来,博沣的投资受损户多次要求“推荐”和“代售”博沣产品的银行赔偿损失。

  据监管部门初步调查,博沣及其关联公司非法开展委托理财,向公众出售了约4亿至5亿元信托产品,其中涉及银行代售的部分约2亿元。明知博沣公司非法“吸金”,为何湖南多个国有银行的数十家网点及工作人员还充当“帮凶”?

  理财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银行称产品“保本保息,无任何风险”

  据投资者反映,湖南博沣资产管理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依靠转包国有银行在售信托,或者炮制已经终止甚至“子虚乌有”的信托产品,以6%至7.8%的年收益率向数百投资者出售了数亿元的信托产品。2014年下半年以来,这些信托产品陆续陷入兑付困难,博沣负责人于2014年12月卷款“跑路”。

  据湖南银监局初步调查,博沣及其关联公司出售的理财产品金额约4亿至5亿元,其中涉及银行代售部分约2亿元。

  湖南省工商局的注册登记资料显示,博沣公司于2011年4月成立,经营范围是:资产管理和咨询;投资管理和咨询(不含金融、证券、期货信息咨询);自有或其它资金投资及管理;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其它资产管理业务;会展服务(须另行报批)。

  长沙市金融办证实,博沣不能发行信托产品,也没有销售信托产品的资格。

  据“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博沣公司只是信托计划中的投资管理人,不是信托发行方或代售方,但实际操作中,博沣公司以委托认购正规信托产品的名义,让投资者将钱打给博沣公司,然后博沣再向投资者分配收益;甚至炮制不存在的信托产品,再通过委托认购的方式从投资者手中集资。博沣公司将投资者的资金拿进了自己的口袋。

  一份博沣出具的委托认购合同显示,投资者李女士自愿委托博沣公司认购并代为持有“华润信托-岳麓6号”信托计划。银行记录显示,李女士于2013年10月9日向博沣公司账户存入10万元,款项来源注明“信托理财”。

  业内人士称,投资者应直接与信托公司签合同,而不是博沣公司,博沣以委托认购信托名义大量超募资金属于非法经营,涉嫌非法集资。

  记者调查发现,博沣及其关联公司之所以能大肆非法“吸金”,数家国有银行起了关键作用。不少投资者表示,工商银行、中国银行(4.33, 0.12, 2.85%)、农业银行(3.52, 0.12, 3.53%)等在长沙、益阳等地的数十家营业网点及其工作人员,向客户推荐购买或者直接代售博沣产品,很多人因为信任银行而受骗。

  长沙卷烟厂退休职工李女士说,她的工资一直在工行长沙市曙光南路支行发,2013年10月9日,该支行行长唐某某主动向其介绍博沣的理财产品,称“保本保息,无任何风险”,自己出于对其行长身份的信任买了10万元。“合同的信息全部是这个行长填写,自己只签了一个名,完全是因为信任她。如果是博沣公司的人向我推荐,我肯定不会买。”李女士说。

  记者18日致电唐某某,她说,客户购买产品是在银行柜台,但对于是否自己经手需要证据来证明。

  银行员工称推荐博沣产品是“下达的任务” 奖励2%

  银行为何违规面向公众代售博沣公司所谓的信托产品?几家涉事银行称,违规推荐和代售系个别员工私下而为。工行湖南分行称,该行没有组织销售博沣公司信托产品的行为,但“不排除少数网点的少数员工私自向客户推荐”,目前该行纪委正在对内部进行调查。

  工行一些参与代售的员工表示,推荐博沣产品是银行下达的任务,为了促成签约,银行员工会有意淡化风险提示甚至隐瞒风险,重点强调收益。

  投资者提供的一份工行湖南分行营业部2011年内部通知显示:根据“工银湘办发(2010)476号文件”指示,希望各支行负责人亲自抓好“飞龙一号”产品的销售,做好与天源证券、博丰投资(注:博沣的关联公司)驻点人员的衔接工作,计价奖励直接到个人。

  而一份博沣公司信托产品对银行端客户经理的“销售奖励”标准实施细则显示:“岳麓5号”产品对于直接认购的一般委托人资金的销售,银行端奖励2%。据记者了解,不同的产品,认购额度不同。奖励的标准也各不相同。

  事发后,受损户强烈要求银行负责,称这是银行的组织行为。有些参与代售的员工希望受损户“把事情闹大,找工行上面赔”。记者调查发现,春节前后,工行部分涉及博沣案的员工已被调走或换岗。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透支”公信力代销理财产品,给风险添上了发酵剂,如果没有银行为博沣等理财公司的非法行为“背书”,他们不会有如此好的生存土壤。

  涉及工商银监金融办等多道“防线”,仍非法经营3年多

  湖南银监局副局长田本全表示,博沣出售的是未经批准的“线下”产品,任何银行代售均属违规。如果投资者是在银行柜台营业时间内购买,或者从行长等银行工作人员手里购买的博沣产品,银行必须担责。

  相关法律专家认为,从投资公司设立到非法经营,再到银行违规代售,在博沣事件中,至少涉及工商、银监、金融办等多个监管部门,但是如此多的防线依然让博沣非法经营长达三年多,监管的缺失与不力暴露无遗。

  博沣公司由工商局审批成立,其超范围经营,工商部门理应查处;博沣非法面向社会公众开展委托理财,涉嫌非法集资,属于打非办打击的范畴;数家银行的几十个网点违规代售,银监局有责任制止和查处。

  长沙某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博沣案暴露的监管不力情况十分严重,银监部门更是“不作为、乱作为、反作为”。该负责人说:“现在出了这么多问题,银监局到底查出了哪些?移交了哪些线索?这些都是要事前监管的。”

  据了解,长沙上述金融监管部门曾专门致函湖南银监局,希望就一些涉及非法放贷的线索展开调查,但未获银监局有效回应,有些函件甚至没收到回复。

  湖南银监局一副局长坦承,因人手有限,银监局对银行的事前监管往往很难做到。比如,长沙市的银行网点有上万家,但湖南银监局专门监管工行的处室只有四五个人,根本管不过来,更多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湖南省工商局企业处一负责人也表示,工商部门对超范围经营的检查主要是采取抽查的方法,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监管不到位的情况。

  业内专家指出,目前我国第三方理财公司的业务范围和产品涉及债券、基金、PE、信托等多个种类,而我国投资理财的法律法规等制度还不完善,现有的相关监管部门都是“兼管”,最终导致投资理财类公司处于事实上的监管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