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帮助中心 | Rss 网站首页 | 登录 | 注册
重庆首页 >> 社区 >> 正文

中国影视剧女性暴露尺度的变迁

时间:2015/1/16 15:34:30来源:重庆在线 编辑:admin
分享到:

  新年过后,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受到了比此前更高的关注。前十几集中颇受争议的“波涛汹涌”不见了,胸部以下镜头全部去掉,于是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个只有脖子和脑袋的“大头人”。许多此前并不知道这部剧的人,也因为其惨遭“剪刀手”而对此多了几分关注,“大头妃子和她的朋友们”、“奶奶去哪儿了”等调侃此起彼伏。事实上,在我国影视剧里,女性着装暴露与否,露多少,一直是个颇为敏感的话题,本文就为您梳理一下中国影视剧中女性的暴露史。

  一、50-60年代 穿深V领的女特务:新中国第一代银幕“女神”

  在新中国成立的最初20年里,相貌美艳的女演员处境很尴尬,因为没什么可演的角色。于是,谍战电影中那些敌人派来诱惑我方人员的女特务,反倒成了美女演员拓展戏路的重要方式,最终成为新中国银幕上第一拨女神级的人物。

  历史背景:

  众所周知,五六十年代的电影有着强烈的宣传意味,题材以抨击旧社会、描述几场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反映新时代新风貌为主,人物则以工农兵、革命战士为主。

  在这个前提下,演员选材就要尽量贴合群众。有一个词如今已经被用烂了,叫做“邻家女孩”。现在无论多么美艳的明星,只要装纯卖萌就可以被称作邻家女孩。而五六十年代,演员相貌要真正符合邻家女孩的标准:你家邻居妹子长啥样,电影里就长啥样。

  所以,众多40年代大上海叱咤风云的着名影星,49年后逐渐没有戏演了。例如《乌鸦与麻雀》、《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主演上官云珠,就曾一度因“相貌、戏路、气质,都很不适合演‘工农兵’形象”①而无戏可演。

  影视表现:

  美女演员们由此开始了转型。当时主要有两种转型方法,第一种是扮丑。把一张很美很精致的脸,故意用造型、化妆等手段改造为劳苦大众的相貌。例如有“50年代最漂亮的女演员”之称的王丹凤,就曾在成功扮丑后出演过人民公社的“生产能手”。

  左图:演员王丹凤的艺术照;右图:王丹凤(左)在电影《你追我赶》中的扮相。5、60年代,像王丹凤这样的大美人经常要如此扮丑以便有角色可演。

  美女演员还有一种出路——饰演女特务。在一些描写敌特情节的影片中,往往会出现敌对方为了腐蚀堕落我们,妄图用美色诱惑我方人员的女特务角色。这类人一般打扮入时,花枝招展,化较浓的妆,体态声调有女人味。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穿衣风格与工农兵迥然不同,更时髦、更合体、更能招惹男人。

  女特务也因此成了新中国银幕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只有她们能穿花衣裳,只有她们能穿短裙子,只有她们能穿深V领衬衫,只有她们能抛媚眼儿……用现在的话讲,只有她们能展露性感,因为她们是坏人。

  女特务漂亮,这个印象刻在了一代中国人的脑海中。直到80年代,还经常能听到老人形容某个姑娘时,会笑说她“长得跟女特务似的”,这其中并无贬义。多年以后,《永不消逝的电波》里的柳妮娜、《英雄虎胆》中的阿兰等形象,众多女特务被人们记住了。曾经专属女特务的口红、烫发、高跟鞋、旗袍成了人们日常的穿戴。

  50年代另一位美女演员王晓棠在《英雄虎胆》中饰演的女特务阿兰。这种深V领在当时是不可能穿在工农兵角色身上的。

  在老电影中,我方的同志没有一次拜倒在女特务的石榴裙下,每次都戳穿了敌人的阴谋,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在银幕下,一代男人的心被她们俘获了……

  二、80年代 穿泳装的张瑜(《庐山恋》):一个令全国心动的吻

  在很多年里,深V领女特务都是中国电影最大的暴露尺度。改革开放后,我们得以看到了更多的外国电影,国内电影人的观念也在逐步更新。

  历史背景:

  内地观众第一次目睹的公开接吻来自于1979年,不过不是从电影上看到的,而是印在杂志上的。30多年前,一本名为《大众电影》的杂志是全国最火的刊物,曾创下过单期销量940万册的记录,一辆公交车上10个人在看《大众电影》也一点不稀奇。所以它的一举一动就立刻会成为公众事件,成为大众层面讨论的焦点。

  1979年第5期《大众电影》封底刊登了英国电影《水晶鞋与玫瑰花》剧照,画面中是王子和灰姑娘的拥吻动作。这一举动在36年前堪称离经叛道之举,立即掀起了轩然大波。新疆建设兵团的宣传干事问英杰立即给编辑部写信说:“社会主义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你们竟堕落到这种和资产阶级杂志没有什么区别的程度,实在遗憾!我不禁要问,你们在干什么?……纯粹是为了毒害我们的青少年一代。”

  在信件最后,问英杰不无挑衅地说,“你们有胆量,请在《大众电影》读者来信栏,原文照登一下我的信,让全国九亿人民鉴别一下”。信末署名为“中国共产党员问英杰”。②

  编辑部在经过讨论后,真的“有胆量”地在该年第8期杂志上全文刊发了这封信,在杂志上开展讨论,并开设“由一封读者来信展开的讨论”专栏。结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共收到来信和来稿11200多件,最多时,一天收到来信近七百封。

  事后证明,那个时代大众对于开放的热衷远远超过对于保守的眷恋。那一年第10期杂志上,刊发了名为《寒流挡不住春天的脚步——读者来信综述》的文章:“从已经收到的读者来信看,赞同他(问英杰)观点的还不到百分之三。……这次把读者提出的问题公之于众,让大家进行民主讨论,是一次收效良好的民意测验:测出了是非,测出了人心的向背。”③

  这次《大众电影》的大讨论让接吻从此不再是影视中的禁区。

  影视表现:

  新中国有据可查的第一个“吻戏”,发生在电影《庐山恋》里。大概情节是这样的:男女主演正在畅谈人生理想,谈至兴奋处,女主角张瑜迅速把脸扭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男主演脸上亲了一下(注意,是脸上),然后又迅速归位。

  其实严格来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吻,只是吻脸。但因男女主角在片中身着大胆的泳装(虽然远未开放到比基尼的程度),影片主题又很积极向上(海归女主角痴恋土鳖男主角的故事),因此影片迅速得到大众的喜爱,这一吻也因此成名。